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苏米亚战歌】(第二章)(07)作者:indainoyakou
【苏米亚战歌】(第二章)(07)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354
 

  第二章「基辅事变」#7
 
  所谓的历史,是不断地以主观意念修正客观事实,修正到了尽头,便将扭曲 到无法复原的资讯记录成册──这样的一个东西。
 
  「因应大英联军突然展开之攻势,我军于零时四十分确认反击命令,西波兰 战线成立。」
 
  「状况编号一零一,两军展开中。」
 
  「线路确认,战斗报告接收开始。」
 
  也就是,谎言。
 
  「右翼第十七军团前卫阵地,和德军机甲部队接触!麾下第六师团遭到密集 轰炸!」
 
  「第一轰炸源确认为德意志海军第四代砲击舰,后方有英德联合舰队守株待 兔。」
 
  「来自第六皇女的报告,莫妮卡舰队,开始进攻联合舰队。」
 
  拥有独一无二特性的人类,本质上就无法做到记录事实这件事。
 
  「左翼第十二军战斗开始。麾下第四十军团遭受英军强袭,第四十八军团受 到法军砲阵牵制,各独立部队也进入交战状态。」
 
  「妲玛拉上将的报告!我军右翼没问题,不需要空军援护!」
 
  「右翼第二十军团发动逆向攻势!将从格雷菲诺渡河截击德军!」
 
  因为在她们记录的同时,名唤个体的媒介时时刻刻都在製造失真。
 
  「监控部报告!法兰克福后方多处对地导弹升空,目标是右翼第十七军团!」 
  「紧急线路、第六师团格莱贝特准将回报!德军对地导弹经已确认,师团准 备万全、不需要援护!」
 
  「莫妮卡舰载机编队即将进入波恩荷尔摩岛上空,二十秒后双方首波攻击接 触!」
 
  都在有意或无意间编织谎言。
 
  「法兰克福要塞军第二波导弹升空!目标仍是第十七军团!」
 
  「来自奥蕾西亚上将的报告,波兰第一军整顿完毕,已从卡托维兹、克拉科 夫两地出发增援左翼,援军总计七万!」
 
  「中央第十五军完成侦察报告,敌军採鹤翼式佈阵,不排除中央战线设有伏 兵……」
 
  悲哀的是,庞大的历史奠定现在的世界,由谎言搭建的舞台仍然充斥着太多 太多的虚伪。
 
  其中一个最大的谎言就摆在众人面前。
 
  既非口头喊着和平外交、私下却积极备战这不值一提的小谎话,也不是波兰 高层及军方要员其实早在开战前就投诚俄军这等小事,最大的谎言是── 
  「第三世代的战车、第五世代的战机、二十一世纪的战术思想……柏林的臭 老太婆是在测试两军能耐呢,还是单纯在消化国防预算?」
 
  坐镇明斯克的第一皇女索菲亚望着战情室的大型佈阵图,兴味索然地喃喃着。 
  站在殿下身旁的骑士团长塔吉雅娜单手扠着腰,和主人一同看着佈阵图,边 思索边说道:
 
  「越境入侵的德军有六十二个旅团,加上英法联军上看三十万,恐怕不是单 纯的威力侦察。」
 
  索菲亚盘起双手颔首。塔吉雅娜继续道来:
 
  「然而就砲阵战来说,这股兵力还是大大超出饱和值,故其行动应该另有目 的。」
 
  「妳想说她们要出动那个了吗?『骑士』?」
 
  「是的。『城堡』还不至于用在序战,但『骑士』就算亮相也无所谓了。」 
  「……如果是这样再好不过,或许可以一举瓦解德军的战意。」
 
  「正是如此。」
 
  骑士。
 
  汎指空中骑兵旅团的高阶军官、皇族骑士团的贵族子女,抑或……穿戴步兵 用重型动力装甲之单位──暂定通称「装甲步兵」之最新锐步兵。
 
  外骨骼装甲的轻量化进程一直是动力装甲发展史上的瓶颈,极其有限的负重 力大幅压低可携带的武器以及装甲防御力,因此这项科技早在二十一世纪中叶就 被从军事领域剔除,转而活跃于医疗及工业方面。
 
  然而事实上,还有一间跨国企业──雷克斯工业持续不断地投入庞大的开发 资金,并在二十二世纪前叶完成首批量产机型。
 
  但是,这间企业的军工技术却只在部分国家的最高部门之间流通。确切来说, 只有俄、英、美、中等四个持股国的最高层知悉此事。除此之外,人们对雷克斯 企业的印象,只有她们旗下那座开发出梦魇剥离剂的雷克斯药厂。
 
  而早在五十年前就购入首批量产机的诸国,之所以很有默契地并未向全球公 开这项兵器、也没有投入实战行动中,可说是必然的结果。
 
  因为造价实在太昂贵,一组六台的价格等同两架四代战机。
 
  因为汎用性不如预期,用三代战车主砲轰过去就当场搞定。
 
  ──诸如此类的问题,即便是轻量化技术成熟的雷克斯工业也无法彻底解决; 而获得量产机的各国却也因为关键材料的解析失败,无法对机体进行改良或者模 彷。
 
  花了大笔钱却买到派不上用场的破铜烂铁、卖家又不肯提供补偿性的技术支 援,该怎么办?
 
  在这节骨眼上,「谈判」是排在「强夺」后面的。
 
  既已入手量产机,设计图十之八九都能重建,关键的特殊材料才是目标所在。 
  不幸的是,随着俄英在欧洲的边境战争白热化、美中的东南亚代理战争持续 不断,也许俄中或英美能够达成共识,言及联手制裁雷克斯企业仍是痴人说梦。 
  做为和各国妥协的代价,雷克斯工业在往后数十年间不断压低量产机的售价, 并在三十年后达到各国能够接受的水平。
 
  可是,依然不能投入实战。
 
  二一三零年的俄军已配达四百台量产机,据雷克斯工业公关代表的不可靠友 善提示指出,此一数量相当于其她三国的总和半数。不过依照叶卡捷琳堡的实战 测试结果,装甲步兵对上步兵的伤亡比仍是极不理想。
 
  一旦无法增加伤亡比,至少也得压低成本差──这就是最近二十多年以来, 装甲步兵之于军方及军火商的意义。
 
  一项兵器造出来五十年无用武之地,乍听之下不胜唏嘘,实际上这玩意却又 身怀不可动摇的地位。如同达到发展极限的第三代战车和第五代战机,装甲步兵 自从量产以来,就没有再进一步的世代问世。
 
  无论是战车、战机、军舰还是装甲步兵,全都维持在当今科技──准确来说 是二十一世纪中叶的军事科技水准──的巅峰。
 
  雷克斯工业似乎也无法突破此一瓶颈,遂将资金重心从「骑士」移往「城堡」, 而那又是另一个足以动摇全球经济力、更加不得轻易公诸于世的故事了。 
  思及至此……
 
  「来自基辅的报告!友军四个航空旅待命中,已授权我军直接指挥!」 
  「基辅的卓娅中将报告,友军已在匈牙利及塞尔维亚边境发动攻势、牵制义 希联军中!」
 
  「这裡是第七皇女的报告!黑海舰队以帕夫里琴科潜舰编队为先锋,配合基 辅空防部攻向希腊海军!」
 
  ……不,比起包含自己在内的各国高层所玩的谎言家家酒,此刻应该专注在 如何漂亮地击退德军才对。
 
  不这么做的话,可就无法给可爱皇妹们做个好榜样了。
 
  因此──
 
  「塔吉雅娜,骑士团准备如何?」
 
  「已就绪。」
 
  「从战况最勐烈的右翼开始,其次左翼,最后中央。」
 
  「是!」
 
  决定战争胜败的众因素中,俄军与德军在多个方面都达到相应的水准,故决 胜关键已不在战略方针以及局部战术,而是战力不相伯仲的两军士气。
 
  怎样的军队能够在士气竞赛中拔得头筹呢?
 
  征服者?解放者?卫国者?
 
  都不是。
 
  真正能够彻底激发军兵战意的,是化零为整的信仰者。
 
  「第六师团格莱贝特准将报告!德军轰炸开始疲软,防空网损耗率只有预期 的三分之一!后方两个战车师即将反攻!」
 
  「第四十军团防守成功,麾下第四十九机甲师团开始反击!」
 
  「中央第十五军、第十六军开始进军,将对法兰克福要塞及德军伏兵採取正 攻法!」
 
  比起默默看着世界陷入战乱的「主」,「无敌皇女」的威名更能激励全军。 
  那位总是伴随大家置身前线、所到之处必迎来胜利的皇女殿下,正是以西方 军体系为主的俄军灵魂人物。
 
  也就是,信仰本身。
 
  「呜哇──真是了不起的号召力呢──」
 
  但是就算在这信仰中心处,依然存在着不属于这个系统的异端。比方说穿着 自家手工製毛衣、披着白袍、踩着兔子造型拖鞋而来的金髮女性。
 
  「简直就像投入研究经费的企划桉──蠢蠢欲动的战线──」
 
  可爱的小捲髮下,半垂的眼皮与圆滚滚的脸蛋飘散出轻飘飘氛围,那感觉和 蓬鬆的围巾、织有嘴上长了两撮毛的白兔毛衣以及同造型的室内拖鞋连成一气, 使金髮女性带有一股和战情室紧张气氛相当冲突的孩子气。
 
  索菲亚望着不断变化的佈阵图,富有侵略性的声音扫向身旁的金髮女子: 
  「拿这场战事开玩笑好吗?左侧那块可是妳的祖国喔。」
 
  「哎呀──说是祖国──也只有六岁以前住在那裡──」
 
  尾音习惯性拉长的慵懒甜音一派轻鬆地应道:
 
  「哇啊──正中央的框框裂变了呢──」
 
  「别把第十五军的出击部队说成裂变啊……算了。妳到这裡来,代表成果出 来了吧。」
 
  「哼嗯──算是吧──」
 
  「还需要什么,直说无妨。」
 
  「嗯呜──这边需要的东西殿下给不了的──」
 
  结合梦魇研究领域和负责人悠閒地晃来晃去这两点,结论只有一个。
 
  「时间啊……」
 
  「宾果──」
 
  金髮女子说着宾果的同时,举起了捲着袖口的两条手臂、单脚原地转着圈圈, 并自得其乐地拉长声音说:
 
  「全项目都处于运算阶段呢──九星连珠──」
 
  「这样啊。有任何需要随时联络我,或者知会蒂娜。」
 
  「是的──遵命──了解──明白──」
 
  白兔鞋越转越靠近出口,轻飘飘的圈圈就这么一路转出战情室,接着啪哒啪 哒地小跑步离开了。
 
  然而慵懒氛围并未随着主人的离开立刻散去,而是化为一张灰底白兔子图桉 的手帕,不知何时放在索菲亚座椅的右侧把手上。那兔子嘴上仍然长着奇怪的两 撮毛,像是钩子般朝两侧翘起。
 
  索菲亚拿起手帕看了看,虽然对这种孩子气的东西不感兴趣,她仍习惯性地 唸了句:
 
  「新产品啊……」
 
  看来这玩意很快就会在皇女厅流行开来吧。
 
  既不属于大家的信仰体系、又能在体系中发挥异端的影响力,如今想想还真 是彆扭。
 
  不过再怎么彆扭,也好过总是戴着面具、若无其事地扯谎的那些人。
 
  总好过致力创造失真的敌我。
 
  莉芙?弗雷德里卡──与基辅的莱茵、西伯利亚的佐莎妲并列最顶尖的梦魇 科学家──就是如此彆扭又令人捨不得放手的存在。
 
  大不列颠统一阵线?联合王国,女王直辖领,伦敦。
 
  波兰沦陷的事实在西敏宫内部形成一股强大的压力,葛雷斯首相的提桉最终 以六成整支持率胜出,早已拟妥的参战佈告立刻传遍全欧,蓄势待发的首批部队 相继登陆法国北部。
 
  一日之内于法国境内集结成师的英军部队,总数已达二十万人。加上遍佈欧 洲盟国的海外派驻军,其数近逼三十六万。
 
  即将率领这批部队增援德军战线、与俄罗斯第一皇女交手的,乃是大英第二 王女──奥杜拉殿下。
 
  增援部队陆续横渡英吉利海峡的夜晚,已然准备万全的德军决定主动发起攻 势,位于德国境内的四万七千名英军也奉命参与战斗。
 
  白金汉宫,中央战情室第二室。
 
  「本日二十二时三十九分,德俄两军于西波兰边境开战,我大英驻留军採第 一种命令系统投入战场,由葛雷斯首相全权授与玛莉安王女殿下指挥。」 
  「授权命令确认,各部队命令系统转换中,作战编号二零零一……成立。」 
  「与柏林方面连线完成。接收来自德军的建议命令。」
 
  「按事先佈署,我军为第三顺位攻势部队。柏林方面建议命令我军立刻参与 德军第二十三师的突击行动。」
 
  「王女殿下,请下达指示。」
 
  以法兰克福要塞为中心的纵向防线相当完备,德军各线攻势部队亦井然有序 地行动中,唯二的小缺口正是右翼的中线及右线位置,一个是英军所在的第三攻 势预备队,另一个是法军负责的砲阵阵地。
 
  同列为第三攻势预备队的多数德军已越境开入波兰西部,少部分直接参与第 一、第二攻势队的战场,大多数在战斗部队的后方拉出补给线、建立砲阵。而德 军的建议命令是让英军参与最前线战斗……
 
  柏林的臭老太婆,用意真是一目瞭然。
 
  「命令我军前进至德军第二十三师团南侧。」
 
  「是的!」
 
  「我军连级以上、团级以下全部建档,第一组监控营级、第二组监控连级, 团级由我亲自指挥。」
 
  「是的!各阶级部队建档……完毕。部队详细武装率误差值约百分之七,人 员数无误。」
 
  佈阵图左侧的大萤幕显示出团级部队的兵力、武装率、作战时间等数值资讯, 各监控组的小萤幕群则是更大量的营级与连级部队资讯。
 
  大英第一王女──玛莉安翘起了百花长裙下的右腿,覆在白丝袜下的脚踝随 着亚麻色高跟鞋韵律地轻晃,看似正期待着将要到来的战事。
 
  「终于要开始了呢。」
 
  王女的视线聚焦在西波兰的东边、东边再东边之处,几个萤幕外的东欧地图 上,一块叫做莫斯科的地方。
 
  「玛丽安娜?菲奥多妮契娜?罗曼诺娃。」
 
  那是母亲大人日日夜夜思念着的女人,也是赋予自身半个身体的女人。 
  然而那份思念却病态地发酵,即使母亲大人回到了不列颠群岛、两人关係连 同英俄外交彻底决裂,无法轻易忘却对方的母亲大人却做了件令她难以接受的事 情。
 
  玛丽安娜成了玛莉安,菲奥多拉成了奥杜拉,继承温莎血脉的两姊妹打出生 的那一刻起,就是母亲大人思念中的碎片。
 
  只是抛弃了她的女人的……影子。
 
  「对母亲大人始乱终弃的仇、害我们姊妹俩饱受屈辱的恨,就从这一仗开始 ……连本带利还给妳!」
 
  她无法理解为何母亲大人总对那种女人念念不忘。直到王妹出生后,才知道 原来是因为梦魇。
 
  即使由于诸多因素必须分隔两地,也能将两个女人结合在一起的梦魇。 
  ……那个东西,夺走了理应深爱我的人。甚至,否定了我身而为人的意义。 
  等到击败神圣俄罗斯帝国、强夺那些傢伙的研究资料,下一步就是摧毁这该 死的东西。
 
  「王姊……」
 
  紧绷的情绪伴随一道空灵的女声迅速舒缓下来,稍后袭上双肩的温柔力道接 着抚平尚且激动的心情。
 
  玛莉安放鬆了身心,静待从椅背弯身抱向自己的王妹。慢条斯理的动作掀起 阵阵磨擦衣料的声响,奥杜拉的脸慢吞吞地越过玛莉安左肩,和她双颊相触,逸 出吐息。
 
  「奥杜拉,不是叫妳早点休息?再六个小时就要出发了。」
 
  「我知道呀,可是没有王姊睡不着。」
 
  「妳啊……」
 
  虽然并不是一直黏在一起,凡是要分开前总会陪伴妹妹的这个习惯,不知何 时成为妹妹撒娇的武器。
 
  六岁的奥杜拉撒起娇来甜得都快要蛀牙,十六岁的奥杜拉则是有着更多的活 力与成熟的娇气,换成二十六岁的大人嘛……忙裡偷閒的首选事项并没有多少, 姊妹情深的关係更是将零乱选项浓缩成一组複合式作业程序。
 
  「王姊……啾。」
 
  奥杜拉的唇落于转向她的玛莉安嘴上,暖和的舌尖自粉樱色唇间熘出,缠绕 着丰沛的唾液鑽入肉色唇瓣内。
 
  玛莉安抬起右掌托住妹妹的侧脸,两人唇舌交缠的声音融入进军报告中,化 为小小的慾火动摇着胸口。
 
  可是那火光却闪烁着悖德的──足以撼动温莎家族的色彩。
 
  真是的。
 
  做女王的做到精神失常,两个王储又互舔伤口,温莎王朝真的是穷途末路了 啊……
 
  「王姊……?」
 
  一度中断的动作重新衔接起来,玛莉安吻着面色慵懒的妹妹,试图遮掩一时 的失态。不管结果如何,奥杜拉都会满心喜悦地接受。
 
  那甜美的娇气与乖顺的性格,想必全部遗传自母亲大人。相较之下,自己这 份冷漠与倔强,或许是继承自莫斯科的溷帐女帝……想到那女人,一时失控的玛 莉安不慎咬到妹妹的舌头,激起了含蓄的短鸣。
 
  「呜!」
 
  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抱、抱歉……」
 
  明明只是想保护她。
 
  「没事的,王姊。」
 
  只是想保护同为碎片的妹妹。
 
  「奥托拉……」
 
  这样的情感,曾几何时却成了爱恋?
 
  「是的?」
 
  玛莉安微微皱起眉头,盯着那张同样身陷爱河的脸蛋。紊乱思绪中,破碎的 想法依循着情感的规则拼凑出跳脱逻辑的话语,从那残留着两人气味的嘴裡冒出: 
  「果然还是由我来率领海外部队,妳留在这裡. 」
 
  面对王姊一脸认真的淘气,奥托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唇际一凉,柔软的脸蛋再度贴向玛莉安左颊,这次还多了道摸摸头的动作。 
  「我不会有事的,请王姊放心。」
 
  奥托拉温柔的嗓音结合这句快要变成口头禅的话语,犹如魔法般再度使玛莉 安冷静了下来。
 
  事到如今还会为了一己之私产生犹豫,真是不像话。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稍微像个正常的人……吧?
 
  有着必须守护的对象、必须达成的目标,就像世上随处可见的人们一样…… 
  就像个平凡的傻瓜一样。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